Sunday, April 28, 2013 Sunday, April 7, 2013 Wednesday, March 27, 2013
A night in Cambridge, UK.

A night in Cambridge, UK.

Wednesday, March 6, 2013 Thursday, February 28, 2013

Something about Mozart: Friedrich Gulda and Mitsuko Uchida

有時有人問我,該聽誰的 Mozart 比較好。一直到今天我都沒辦法給一個確定的答案,大多數的時間只能夠丟兩個答案出來:聽聽 Gulda 或內田光子的吧,因為我實在沒辦法選一個。

這兩個人的錄音,我是先聽 Gulda 的一系列 Mozart 晚期協奏曲,那時的感嘆像是上一篇說的,怎麼有鋼琴家可以把 Mozart 處理的如此自然,琴鍵聲是黃金色的,但是音色的穩定度和控制力的精準和隨性的程度,聽似矛盾,但是就是一個這樣的組合,讓人著迷。

簡單來說,就是就是惡作劇死小鬼 Mozart 該有的樣子:恣意揮灑自己的能力,不顧外界的眼光,讓聽眾又享受又嫉妒,聽聽他的 Mozart 第 26 號鋼琴協奏曲,或許可以多少代表這種風格。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UfQ2kDEpoc

直接一點的講法是: so what? 拎北就是要這樣彈,不然你想怎樣?

但是內田光子的 Mozart 又是另外一個完全不一樣的狀態。

初次聽內田的錄音,是 1990 前後的錄音室錄音。那時素聞她算是當代最精湛的 Mozart 詮釋者,但是聽完就喜歡上了:articulated and well-balanced, 精心控制每個音該出來什麼聲音,速度該如何,音色該怎麼控制,歌唱性十足。內田似乎對於每個音和每個小節都需要深思熟慮,才能彈出她想要的效果。

但是真的讓我完全被內田的 Mozart 說服,是去年去芝加哥聽現場。

內田的音色和控制力在這幾年似乎又進步了,音色更加的圓潤透明,完全聽不出任何毛邊,速度感更是感到行雲流水,該停留的地方不飆過去,該順暢處理的地方更是無縫無暇。沒有思考過的演奏者,是不會這樣彈琴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Q6SN2ar36c

這是她 08 年的現場錄音,跟她現在的琴聲和處理方法比較接近。

所以說,Mozart 的音樂,一點也不簡單嘛。誠心推薦這兩位的錄音,相信可以體會到我所說的那個「不簡單」在那邊。

好的 Mozart 演出應如是。

後記:

至於 Gulda 晚期戴手錶彈鋼琴這件事情,我只能說,叔叔有練過,小朋友不要學。

Friedrich Gulda plays Exercise no. 5 from his own “Play Piano Play” 

Something about Friedrich Gulda

我對鋼琴家的知識有限, 也未能知悉對怎樣才是好鋼琴家的標準, 但是我一向很喜歡 Friedrich Gulda 的演出風格, 特別是他透明澄澈又充滿創意的音色。他的莫札特 20 號鋼琴協奏曲是我最珍愛的幾個版本之一, 在 Decca 留下的全套貝多芬鋼琴協奏曲也是處處展現其華麗的音色。

但今天讀到一段話, 雖然不知道原文出處, 但或許就是因為這個風格, 才使得我那麼偏好他的演出。

古爾達的思考和演奏方式十分率直、忠實自我,按照他的說法:

「我的練琴時期是從13到16歲,之後便是尋找音樂真理的過程」

well, 我之所以喜歡 Gulda, 或許跟我是個懶鬼, 在研究上實在不夠努力有很大的關係吧。

另外想到, 有次和貝姆的頭號粉斯 Hannyi 兄聊天時, 聊到以下這件軼事:

由於 Gulda 穿著實在是不修邊幅, 因而惹來許多爭議, 但是向來個性嚴肅的貝姆, 對此事卻幫他辯護說道:

「他彈得實在好,穿游泳褲上台也可以接受。」

根據了解, Gulda 為了 「報恩」, 下次與貝姆演出時則換上了全套正式禮服。

這個舉動在我看來, 怎麼算都是另類的玩笑而非「報恩」。

Monday, February 25, 2013
Trafalgar Square

Trafalgar Square

Sunday, February 24, 2013
Somewhere near Covent Garden.

Somewhere near Covent Garden.

Sunday, February 17, 2013 Saturday, February 16, 2013
灰撲撲前的京都。

灰撲撲前的京都。